申请实习证 两公律师考核申请 网上投稿 《上海律师》 ENGLISH
当前位置: 首页 >> 律师文化 >> 上海律师 >> 2022 >> 2022年第03期
《上海律师》编委会

主 管:上海市司法局
主 办:上海市律师协会
编 辑:《上海律师》编辑部
编辑委员会主任:季   诺
副  主  任: 张鹏峰 朱林海
       陈 峰 邹甫文
潘书鸿
       林东品 杨 波
曹志龙
       徐培龙 陈   东

编  委   会: 李   强
卫   新
       马   朗 周知明
谭   芳
       汪智豪 连晏杰 田庭峰
       葛   蔓 袁肖铭
翁冠星
       闫   艳 洪   流 徐巧月
       叶   萍 葛珊南
杨颖琦
       顾跃进 马永健 黄培明
       应朝阳 王凌俊
严   嫣
       周   忆 施克强 方正宇
       叶   芳 屠   磊

邓海虹

       岳雪飞

主       编: 曹志龙  
副  主  编: 周   波 潘   瑜
  曹   频  
责任编辑:

王凤梅

 
摄影记者: 曹申星  
美术编辑:

高春光

 
编       务: 许 倩  
编辑部地址:

上海市肇嘉浜路 789 号均瑶国际广场 33 楼

电 话:021-64030000

传 真:021-64185837

投稿邮箱:

E-mail:tougao@lawyers.org.cn

网上投稿系统:

http://www.lawyers.org.cn/wangzhantougao

上海市律师协会网址(东方律师网)

www.lawyers.org.cn

上海市连续性内部资料准印证(K 第 272 号)

本刊所用图片如未署名的,请作者与本刊编辑部联系

“抗疫”时光偶记

2022年第03期    作者:朱小苏    阅读 276 次

下午3点,又到了活动时间。自从楼栋依据“三区”划分标准被列入防范区后,我们便获得了错峰下楼到小区走走的机会。居家的一个多月里,每天的生活变得无比规律。起床吃罢早饭后是雷打不动的志愿流调时间,排摸核酸初筛阳性人员和密接者是在与时间赛跑,所以能早一刻完成就别拖延。长时间的居家让不少律师同行挺憋闷的,但于我倒还好。一上午的电话流调,听着很多人的故事,在安慰病人的过程中,就像一个小伙伴说的,“那些在疫情压力下仍然善良、坚强的人也抚慰了我。”

简单的午餐后是工作时间。疫情对律师业务的影响还是很明显的,虽不至于停摆,但工作量确是大大地缩减了。此前每天能回复完邮件近似于奢望,最近一个多月倒让我提前感受了退休的时光。

下午的花园“放风”后,迎来当日的重头戏——做晚饭。如果20年前的出国留学是我厨艺的学步期,那近阶段的重操旧业不啻于成人后的一次再教育。有限的食材,既要保证营养,还要翻出花样、照顾家人的口味,颇费些思量。傍晚时分,“哗哗”的洗菜声、“噔噔”的切菜声、“呲呲”的油锅声,掺杂着我在做饭时播放的京剧或评弹,一时厨房里烟火气骤起、菜香四溢,让我仿佛回到了小时候每天下午5点半边听着无线电里的《说说唱唱》节目,边看着老人做晚饭的时光。只是此刻,忙碌于厨房的人换作了我,等饭的人换成了女儿。

晚饭后,写写东西,刷刷手机,还难得看完了电视里重播的《人世间》——一个地道的中国故事,把社会变迁中寻常百姓的悲歌与欢笑演绎得淋漓尽致,些许无奈,不乏牢骚,却仍努力追求美好。

今天的春光分外明媚,小区花园里走动的人多了,让人感到疫情确实在得到控制,四下酝酿着生机,恰如张爱玲说的“我一直喜欢下午的阳光,它让我相信这个世界上任何事情都会有转机”。稍作热身后,我开始跑步。疫情前在小区跑步时,我往往配速较快,这回是第一天可以下楼活动,我尝试按之前的速度快跑,一时倒有些气喘不适。圣人有言:“欲速则不达。”于是,我放慢跑速,逐渐调试恢复。这一缓下来,倒留意到了无边的春色。一个来月的无人打扰,让小区的花恣意生长,姹紫嫣红开遍;鸟儿的胆子也更大了,栖争暖树,啼莺舞燕,满园小桥流水飞红。美学宗师朱光潜曾说“慢慢走,欣赏呀”,今日方信此言不虚。

慢跑时,我看到小区里不少孩子在嬉戏,年纪大的在前面跑,年龄小的则跟在后面,让人联想到小时候傍晚时分弄堂里孩子成群打闹的画面。孩子中有一个四五岁的男孩,在家长的陪同下找了一个斜坡学骑自行车。前些天看他蹬车时还不能完全蹬上脚踏板,车龙头也是摇摇晃晃,下坡时控不住车,“哧溜”一下就滑下去了,急得在后面扶车的妈妈连声嚷嚷:“慢点呀,控制住!”好几次这孩子都连人带车地径直摔倒了,根本不知道怎么停止、怎么保持平衡。今天再看他,进步了,车龙头把控得稳了,脚下也带上了节奏,可以在坡上突然停止、再启动、再停止,而后高速一冲而下,复又停车。往返几次,都没摔跟头。人生有时候就像骑车,停下来、慢下来,是为了更好地前进。

几圈跑下来,我看到妻子遇到了小区的“团长”,正聊着物资供给的种种。疫情当下,生活不但慢下来,而且简起来,我们学着与各种生活的非必需品“断舍离”。我看到女儿插不上她们的聊天,便拍拍她说:“走,散步去。”疫情停学以来,上一年级的女儿倒是比我更快地适应了封控时光。每天不用早上6点多强挣着起床赶校车,悠闲地用过早餐后开始上网课,偶尔开开小差,老师也不容易发觉。虽说还有一堆的作业,但毕竟压力小了,玩的时间多了。散步的时候,她手舞足蹈地和我说着邻居小孩抓到的蝴蝶,满脸的兴奋,我伸手去搂她,不觉垂手正搭在她肩头,感觉之前还需要略弯腰才能够上的。上午她与我爸妈视频,老人说:“有段辰光没看到,好像长了。”我尚不信,现在看来确实是长高了些。她这年纪的孩子,童年中已有3年在抗疫,往后回想,不知作何感。倒是这次长达月余的封控,让我有了难得的与之朝夕共处的时光,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恩赐。看着她稚气的脸庞,想着再过上3年,她还能这般亲密地和我分享她的趣事吗?我不知道。想到此,我不由把她搂得更紧了一些。

夕阳余晖下,一天的自由活动接近尾声。我坐在一把木椅上,听上段京剧,恰是《二进宫》言派独有的“四季花”。“抚一曲高山流水声嘹亮,闲无事对棋盘散心肠,看一本古书精神爽,巧笔丹青挂在两旁。春来百花齐开放,夏至荷花满池塘,秋后的菊花金钱样,冬至腊梅雪上加霜。望国太开龙臣将臣放,臣要告职还乡落得个安康。”雅致的唱词,以言派特有的行腔演绎,错落有致,跌宕起伏。某些音疾起至高处,骤然而止,徐顿片刻,复又涌出,恰如搔到痒处般舒畅,妙入毫颠。确实,此前繁忙的工作让我只得把京剧这样的爱好暂搁,许久不唱了。老子在《道德经》中说:“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张弛有道,留点时间给京剧这样的“无为之事”,以遣有涯之生,或许更能察觉那些细微的美好。

想到此处,我起身,回家,“烧夜饭去啰!”

朱小苏

上海市华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律协长三角律师业一体化促进委员会主任、破产与不良资产业务研究委员会副主任、徐汇律师工作委员会委员,第十七届徐汇区人大代表

业务方向:公司法、破产法、文娱法

[版权声明] 沪ICP备17030485号-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7129号

技术服务:上海同道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电话:400-052-9602(9:00-11:30,13:30-17:30)

 邮箱 :support@homolo.com

上海市律师协会版权所有 ©2000-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