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实习证 两公律师考核申请 网上投稿 《上海律师》
当前位置: 首页 >> 业务研究 >> 业务研究会 >> 知识产权业务研究委员会 >> 专业论文

游戏虚拟道具交易平台设计及其法律规制“空想”

    日期:2012-08-03     作者:/韩 正

 随着国内网络游戏市场规模、产值的不断增长,网络游戏的玩家及网络游戏中虚拟财产价值和交易需要的客观性已经不容质疑。对于游戏虚拟道具(财产)的属性争议不休,物权说、债权说、知识产权说论战正酣,一时且无分晓。但是现实交易的需要、代练等灰色产业链的存在、黑客盗号的黑市交易隐忧、各大平台对游戏道具交易的三尺垂涎,已经将导弹和重炮打了出来。对法律人而言,拒绝新事物或者坐等某种法律规则从天而降是不现实的,总得找出一条破局之路,因此“空想”一番也无不妥,各位看官准备拍砖即可。

 

       一、法律属性不明挡不住群众自我调剂的需要

 

按照商品的定义,可供交换的劳动产品即是。网络游戏虚拟财产是游戏运营商通过其知识产权和技术方案在游戏服务中的具体产物,说是劳动产品不假。这些产物模拟了现实的事物,与游戏中的主人公能够分离而构成虚拟的“财产”。游戏中的人物获得了“效用”即使得现实中的玩家获得了“效用”,按西方经济学也可作为商品。既然可以作为商品,对人有用,那不论其性质法律上如何规定,甚至无论规定与否,其也必然会形成市场。如果没有法律引导的规范市场,那么必然形成体制之外的私人调剂。私人调剂的规模大些,有些行规乃至组织的话,就是黑市。现在大多数网游虚拟道具的交易总是带有着黑市的色彩,那么一旦出现问题,往往是交易者吞下苦果,涉及的交易平台则是高挂免责牌。

既然此种状况令运营商赚不到钱、平台上干的不安稳,交易者买的不放心,我们何不想象一下一个正常的市场应该如何定规矩。如果回忆一下商品、货币、证券市场是怎么一步步搞起来的,对我们是会有些启发的。

       二、游戏运营商的节制是游戏道具正常交易的前提

 

建设市场,最终的事情是确定供求结构,说俗了就是卖什么、谁来卖、谁来买。这其中买卖双方一般都是游戏玩家,交易对象是游戏道具(含金币等),看似很清楚吧,可是事情偏偏不简单。虚拟道具么,都说了是虚拟的,那就和真实的物不一样。现实中的物不以主体的主观意志为转移,不会随意地产生、消灭,也受到自然资源本身的限制。而虚拟财产不具备此种确定性,其虽然不一定以交易双方的主观意志为转移,却往往以游戏运营商的覆雨翻云而变化。游戏中道具前紧后松,为了敛财出现道具通胀的情况比比皆是。再加上有时真有些技术漏洞,玩家用外挂程序一修改,道具可以复制增加,又增加了交易对象的不稳定性。

这样一来,既然有用的东西就有人追求可以交易,那么对于这些东西的定型、保管及量度上和安全上的制约就是必须的。游戏运营商对上述方面的放任,必然地使得交易不能健康发展。那么,对于那些客观上能够交易的道具,即根据玩家的意志可以转移的电磁记录,需要做到清楚玩家身份、标明道具识别信息、控制道具投放数量。运营商能做到这些,游戏玩家才能判断这些道具是不是能安全交易,会不会发生通胀,市场能否形成。如果运营商禁止场外交易的,那么应当考虑从技术上避免道具的转移或者账号的转移。否则只考虑如何从中得到好处,最后只能乱象横生。

三、       平台运营商当好商厦管理员

 

有了交易者、交易对象,那么还需要的就是市场,也就是具体交易发生的场合与载体。黑市交易的特点是,绕过游戏运营者的知情和配合,交易者线下付钱,线上转移虚拟道具。因此,任何人、任何游戏道具都是没有任何市场门槛的。那么对于交易而言,也就没有可靠的交易保证。

正常市场的目的不在于消灭黑市(这不可能),而在于提供可靠和相对具有性价比优势的流通渠道。那么作为这样的市场,不可能对于商品和交易参加者没有基本的市场准入与交易规则。好的游戏运营商愿意加入市场,使得自己的道具能够公开交易,扩大市场份额和游戏粘性,同时避免黑市交易带来的后续纠纷。一旦正常交易渠道受到监理,那么游戏运营商才进一步可能在技术上规避黑市交易的发生。对于游戏道具优劣的判定,只有在其通过市场准入后才能够提出结构性的要求以对其进行风险的评级和对交易者透明。在这种情况下,游戏运营商与玩家的协议,以及运营商与平台商之间的协议,再加上交易协议的结构性要求,使得虚拟道具在交易上能够进入封闭的法律风险控制范围,进而通过一揽子封闭的协议调整,避免了止步于其性质的争议。交易结构、流程和风险的技术性安排也才能在法律风险控制的目的之下得以实现。

四、监管机构的功能是制定规则

 

监管者在有了市场结构之后就能够比较容易地监管市场、制定规则。平台运营商的准入标准、结构性要求、技术安全要求、交易流程与法律纠纷控制的技术方案都能够应运而生了。对于监管机构而言,学习、借鉴一下证券市场准入、交易停复牌的有关技术规范,那么一个相对而言容纳多种游戏道具的市场也是不难监理的。至于其中交易流程各方如何参与、如何以计算机技术形成安全的身份之别、代码和指令通讯、信息储存等恐怕难不住技术人员。而市场如何分割、运营商的利益如何在平台运营中体现则需要大家好商好量、配合摸索。

总而言之,规则是在各方力量和利益面前协调出来的,如果满足了各方的结构性需要,剩下的就是计算机技术与法律技术的组合。或许“空想”可以为解决现实问题提供一个可资参考、启迪思路的蓝本,期望同行发挥法律人的聪明才智,在这个领域里做些有益的探索,届时法律工作者自然有着更广更大的市场空间和业务需求。●

       (作者单位:上海市金茂律师事务所)

 



[版权声明] 沪ICP备17030485号-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7129号

技术服务:上海同道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电话:400-052-9602(9:00-11:30,13:30-17:30)

 邮箱 :support@homolo.com

上海市律师协会版权所有 ©2000-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