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实习证 网上投稿 《上海律师》
当前位置: 首页 >> 律师文化 >> 人文荟萃 >> 随笔

文娱动态

我的棒球 我的情

日期:2017-01-23     作者:汪银平


华政带给我的,不仅是法律思维的培养,还有伴随着棒球的友谊和激情。

1998年,我第一次走进绿草茵茵的华政校园,也第一次沉浸在法律的氛围里不能自拔。我从小喜欢踢足球而练就的体力和身体素质,让我在一次上体育课的时候,就入了原专业棒球队出身的体育老师杨益的法眼。我记得当时是在做一个扔球的训练,杨益老师把我叫到一旁,让我捡个小石头使劲扔到最远,杨老师满意地看着那石子落在跑道的尽头,转头问我:“愿不愿意参加华政垒球队?”(当时还不是棒球,棒垒球的主要规则差不多),我知道棒(垒)球运动对运动员的身体协调性是比较高的,能够加入垒球队,那几乎就是对我身体素质的肯定,也必然会吸引很多爱慕的目光!我几乎不假思索地答应了。

当时华政棒球队的其他队员清一色是高我一届的97级师兄:“老牛”、“玻璃”、“小潘”、“郑大”、“大凯”,还有童正、洁明、世超等,后来杨教练又慢慢物色了“耗子”、“志安”、“浪子”、“毕华”、“胡畏”等人加入⋯⋯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唯一的女队员——徐雯,她是原市三女中的,棒球水平比我们高很多,是我们仰慕的“师姐”!话说当年我们隔壁华师大棒球队二垒也是妹子,而且很正,每次跟华师大交锋,兄弟们都很激动,毕竟那时候青春年少,哈哈!这些兄弟妹们到现在感情还很好!

说起棒球,人们的印象还是停留在帅气的投手、酷酷的棒球棍以及阳光的棒球帽。棒球有一套独特的不同寻常的规则体系,简单来说,两支球队以交换进攻的方式进行竞技,进攻的时候从本方家园出发,一步一步攻占对方的堡垒,然后重新回到家园。而防守时则是不惜一切代价守卫堡垒,守护家园。棒球的规则十分公平,但为了达到公平需要付出的训练努力十分艰苦。

我刚进球队的时候正好遇到第一届大学生垒球联赛开赛,当时师兄们都是简单训练草草上阵的,有时候大家连规则都不懂,就这样去参加比赛。比赛时简直笑料百出,队员跑到垒上面对高飞球都不知所措,傻在那里,因为不懂跑垒,连续被双杀的情况屡屡发生,大家都惊呆了!

但经历前几场比赛后,感觉就慢慢来了。盗垒是我们华政最擅长的,因为杨教头发现其他球队也基本是新手,捕手根本传杀不到二垒位置,而且一传就失误多,就这样不停盗垒,我们还侥幸拿下了几场比赛。

知道自己的不足以后,杨教练就对我们开始了“魔鬼式”的训练。这里必须重点介绍一下杨益教练,我们都亲切地叫他杨教头!杨教头皮肤黑黑的,不知是从小就这样黑还是后来从事棒球运动晒黑的。杨教头很厉害,在上海棒球界那是赫赫有名的大哥大,他还去执法过希腊奥运会呢!

训练一定是艰苦的,每天跑圈练体力,不停地跑垒、击打球、投球,每次训练下来整个人都要被晒得脱层皮,我们互相打趣说每次训练要减两公斤水分。像我这样本身有投手“天赋”的也被练坏了胳膊,被杨教头安排打一垒的位置。在大学生级别的比赛里一垒主要是接传杀球守垒。凭着我当年踢足球的底子和在队里的艰苦训练,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当年我的一垒守得还是可以的,能劈一字接球,大多数的对手死在我守的一垒,当然队友精准的传杀是首功!

整个四年间,杨教头就像大哥一样,教我们打球,教我们做人,在球场上教我们彼此不可以相互埋怨,谁要是对某人的失误有微词,杨教头就会说:“谁敢保证自己不会失误?”就这样,球队的氛围永远是彼此鼓励的。我们当年是最团结的高校棒球队,靠着这样的凝聚力,零基础的我们在没有训练场地、甚至连训练的球也不够的情况下挤入了二流水准!

我们当时每年都参加上海高校棒球联赛,历经多次的反败为胜:第一个本垒打,第一次战胜同济等强队,第一次面对球速130KM+的投手,这些情景都历历在目。我们曾是全上海高校棒球队最好的内场,我们的防守是最出色的,这个归功于我们一直在最烂、最不平整的华政(长宁校区)操场上训练地滚球。

大学我们球队的最好成绩是上海市第三名!而在2000年的上海棒球锦标赛上,还有专业队参加,我们作为业余运动队居然意外冲进了半决赛,并且半决赛跟上外对垒!当时要是能冲进决赛就意味着是高校业余球队里的No.1,可以说是历史最好成绩。但人生最大的遗憾就在这场半决赛发生了。

这场对垒中,杨教头依然亲自上阵做投手,经过前面连续多场比赛后,杨教头的胳膊也疲劳不堪了。比赛中比分咬得非常紧,进入最后一局时,我们领先了对手1分,只要在最后一场防守中不丢分,我们就能打进决赛,站上上海高校棒球的巅峰!上海高校最好的内场依然发挥出色,我们成功封杀了对方2名进攻队员,只要再封杀1人就可以终结比赛了。很快,在杨教头的投球下,对方的击球员已经2次未能击中了,只需要最后一个球防守好。偏偏这时候,对方击球员连续打了十几个界外球(击球员两击后再击出界外球,可以继续击打),每投一个球,我们就看到杨教头疲惫凝重的脸色。终于,对手打出了一个内场地滚球,杨教头稳稳接住了,这时只要传杀一垒,就可以顺利结束比赛。但就在这一刻,满心想着胜利就在眼前的时候,紧张的我居然接球失误,掉在了地上,这个失误导直接让对方找回了信心,我们最终失去了这场胜利,我们因此与决赛失之交臂!这是我运动生涯中最大的失落!而棒球运动就是这样,守卫家园必须众志成城,哪里出现一个失误哪里存在一个短板,就可能造成整体的溃败。进攻也是如此,不管你有多不利和多失势,坚持到最后一刻,你都可能挽回败势,赢得胜利!

想起当年参加东亚棒球联赛,在比赛中亲身体验了台湾、日本球队风格,极大地提升了我对棒球文化的认知。印象深刻的是台湾球队在自己的队员进攻击球时,都会有一段特有节奏的吆喝加油歌,“张XX,好击打呀好击打,来一棒呀来一棒”!有韵律,有激情,整个球队瞬间充满了强大逼人的气势!(棒球的精彩之一是你有机会1个人面对防守方的9个人,这个时候你会有无限的英雄主义情结产生,典型的“美国文化”),这种热烈非凡的现场会让每一个看球的人热血沸腾,情不自禁地融入进去,去共同感受球员之间的默契、配合,以及永远是正面积极正能量的鼓励!

棒球也是一个很注重礼仪的运动,无论输赢,无论在球场上双方是如何的剑拔弩张、针锋相对,在赛前和赛后,双方都要整理好服装,互相致敬。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精神在棒球运动中得到了最完美的体现。

现在华政棒球队已经不再参加上海的高校联赛了,因为华政棒球队太厉害了,打遍上海无敌手。最近几年华政棒球队都名列全国三甲,远远超出了我们当时的水平,但是我们这批元老还会对我们当年的“最强内场”骄傲!没有我们这些元老,哪来现在的全国三甲!

法律是严肃的,强调法治精神和内在逻辑。而棒球是激烈的,强调团队合作和互相理解。法律和棒球,法庭上的控辩就如同双方在球场上的对抗,庭下彬彬有礼的和解就如同我们场下相互的鞠躬致意。战斗永远不是为了你死我活,而是为了和平,为了更多的和谐。棒球留给我的“精神遗产”是很多的:团结才是最大的力量,任何一份坚持都会有美好的结果,团队的前进需要每一个人的共同前进,一个小小的短板也许就会毁了一次唾手可得的胜利⋯⋯

离开华政棒球队已经很多年了,但我的棒球情怀还一直在。每一次夜间转播美国棒球联赛,或者听闻哪里有国外棒球队来访,我都会情不自禁地要去看。我一直想在某一个夏天,带着我的女儿,一起去美国去日本去看一场精彩的棒球赛⋯⋯

 

汪银平

上海星瀚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业务方向为刑事辩护、刑事控告、刑事风险预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