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实习证 网上投稿 《上海律师》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党建 >> 党史学习

党史学习

建党篇

五四运动,唤醒民众

中国在巴黎和会上外交努力最终失败的消息传到国内,5月4日下午1点左右,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帝爱国大游行,正式拉开帷幕。学生们火烧了赵家楼曹汝霖的住宅,痛打了章宗祥。学生的爱国行动,更是赢得了全社会民众普遍的支持。上海工人很快发起了反帝爱国大罢工。工人罢工后,就和学生一道展开各种爱国活动,散发宣传品、上街游行。从5月4日北京学生运动的爆发,经过6月5日“三罢”斗争迫使6月10日曹、章、陆被免职,再到6月28日中国代表巴黎和会拒签和约,中国人民的反帝爱国斗争最终取得了胜利。

首译宣言,传播真理

1848年《共产党宣言》问世,标志着马克思主义的正式诞生。但是,多数人却并不知道,它的第一个中译本是在浙江一个小山村里诞生的。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五四运动前后,中国正处在时局大动荡和思想大解放的状态,各种新思潮来势汹涌,冲开了传统的思想禁锢,围绕对马克思主义的不同态度,那几年里知识界先后发生了三次论争。通过三次论争,马克思主义理论脱颖而出,成为新思潮中的主流。一批先进的知识分子在论争中廓清了思想上的迷雾,逐步划清了马克思主义与非马克思主义的界限,成为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

酝酿建党,各级响应

1919年6月9日,“五四运动”进入高潮阶段,陈独秀起草了《北京市民宣言》传单,提出包括取消北京政府丧权辱国的对日签约;免除曹汝霖、陆宗舆、章宗祥等卖国贼官职等五项要求。11日晚,他约好李大钊、高一涵去新世界游艺场散发传单。不料,一到那里就被暗探跟踪,在屋顶花园撒传单时当即被警察拘捕。北京政府原本以为逮捕了陈独秀,便可以遏制新思想、新文化的传播,便可以压抑风起云涌的反帝爱国运动。北京当局本意是想控制陈独秀,却想不到适得其反,逼出了陈独秀到上海的秘密旅程,成就了“南陈北李,相约建党”的历史佳话。

一大首聚,开天辟地

1921年7月23日晚8时,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一大会址就设在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号李书城与其弟李汉俊的寓所。一共有15位出席者。会议原定由陈独秀主持,由于他在广州公务繁忙未能出席会议,大会临时推选张国焘主持,毛泽东、周佛海担任记录。7月24日,大会召开第二次会议。7月27日、28日、29日,大会举行第三、四、五次会议。会议集中讨论了《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个纲领》。7月30日晚上,按原先计划,代表们仍聚集在李公馆举行第六次会议。准备在这次会上通过《纲领》和《决议》,选举中央机构,宣告中共一大闭幕。但就在此时,有密探闯入,使得会议临时中断。随后,部分代表们转移到嘉兴南湖一艘游船上,进行了最后的会议决议。至此,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告闭幕。中国共产党肩负着民族复兴的期望和人民解放的重托,在灾难深重的中国正式诞生了。

反帝反封,工运高潮

中共二大于1922年7月16日至23日召开,其最突出的贡献是提出了党的最高纲领和最低纲领。从1922年1月开始,到1923年2月,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工人运动形成第一次高潮,前后持续了13个月时间。在这一系列工人运动中,最著名的有安源路矿大罢工和京汉铁路大罢工。国际工人阶级的声援,鼓舞了京汉铁路工人的革命斗争。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虽然遭到残酷的镇压,但却是一次伟大的成功,它和其它工人运动一道,开启中国工人运动的新篇章。

大革命篇

国共合作,共创大业

1924年1月20日,在中国共产党人的参与和帮助下,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正式开幕,加快了中国革命前进的步伐。打开了中国近代史上的崭新局面。

五卅惨案 掀起风暴

第一次国共合作实现之后,有力地促进了大革命的历史进程。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掀起了工人运动新的高潮。1925年5月30日,上海工人抗议日本帝国主义杀害工人顾正红的游行队伍,在行进到英国巡捕房门口后,英国帝国主义向正在游行的革命群众举起了屠刀。这便是举国震动的“五卅惨案”。“五卅惨案”发生后,革命群众不但没有被帝国主义的屠刀吓倒,还在世界范围内引发了更广泛的支持。

北伐洪流,铁军扬名

1926年7月,由广东国民政府发动的北伐战争全面爆发。这是一场反对北洋军阀的革命斗争,是国共两党的第一次合作,更是中国共产党对武装革命的一次探索。面对以吴佩孚、孙传芳、张作霖为首的军阀,中国共产党更是独立武装了一支精锐部队。在北伐战争期间,这支勇猛善战、连战皆捷的革命军队,沉重地打击了北洋军阀的势力,取得了“汀泗桥”“贺胜桥”等战斗的胜利,同时也为所在的“第四军”赢得了“铁军”的光荣称号。

黑手高悬,国共破裂

从1926年7月起,国民革命军从广东起兵北伐,连克长沙、武汉等地,然而就在革命形势一片大好,即将取得国民革命胜利之时,一件突发事件却彻底打乱了胜利的步伐。国民党与中国共产党决裂,开始排斥和对抗共产党,也为后来的十年内战埋下了深深的伏笔

土地革命战争篇

南昌起义,八七定向

南昌武装起义是对国民党反动派屠杀政策的反抗,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向群众举起屠刀,随后各地反动势力也纷纷以“清党”为名,大肆捕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中国共产党随后在8月1日,发动南昌起义,打响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随后召开八七会议,从此中国共产党开始了创建人民军队独立领导武装斗争的光辉历程。

秋收暴动,开辟井冈

秋收起义是1927年9月9日,由毛泽东在湖南东部和江西西部领导的工农革命军举行的一次武装起义,是继南昌起义之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又一次著名的武装起义。虽然秋收起义最初的目标是攻占湖南长沙,但随着起义过程中,敌强我弱的态势愈发显著,起义领导人毛泽东决定,带领部队在井冈山开辟农村革命根据地,从而保存有生力量,逐渐壮大队伍,这一举措也为中国革命找到了一条崭新的道路。

广州起义,群雄四起

广州起义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继南昌起义、湘赣边界秋收起义之后,对国民党反动派的又一次英勇反击。1927年12月11日,广州起义正式打响。经过激战,最终起义军寡不敌众撤出了广州城。这次起义虽然失败了,但起义军无比英勇的战斗精神给了中国人民以新的鼓舞。参加起义的许多领导人和保留下来的武装力量继续为中国革命事业而顽强战斗,成为人民解放军的组成部分。

朱毛会师,组建劲旅

朱毛会师是中国革命史上的一个重大事件,对中央苏区的开创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在南昌起义失败后,朱德、陈毅领导的一路起义部队,四处征战、不断转移,损失惨重。此时,休整部队已成为最迫切的事情。最终,朱德、陈毅决定,也将起义部队开往井冈山。

中共六大,低潮奋起

1928年的中国,刚刚面临大革命失败,国民党反动派大规模地屠杀革命群众,全国各地笼罩在“白色恐怖”的形势之下。走在低潮的革命战士,急切需要召开全国代表大会,回答和解决中国革命复兴的一系列复杂问题。

古田丰碑,奠定军魂

1928年底,红四军在朱德、毛泽东、陈毅等领导的带领下,打破了敌人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多次围攻,并于1929年1月向赣南、闽西进军,开创了赣南、闽西革命根据地,奠定了后来的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基础。随着形势发展和革命队伍扩大,红四军队伍人员组成复杂,加之环境恶劣,战斗频繁,生活艰苦,部队得不到教育和培训,因此极端民主化,重军事轻政治,不重视建立巩固的根据地,流寇思想和军阀主义等非无产阶级思想在红四军内部滋长。

红色割据,星火燎原

南昌起义、秋收起义的失败并没有让毛泽东、朱德等共产党人失去信念。相反,他们前赴后继,突破了敌人的围追堵截,建立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一个革命根据地——井冈山革命根据地。革命的火种有了暂时的栖身之处。接下来,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如何长久存在,以及中国革命今后的发展方向等等这些战略问题,便提上了毛泽东的案头。此时,毛泽东等人对于革命根据地建立的经验还不是很丰富。不仅如此,党内对于革命的前途问题所持有的意见也并不统一,这些问题都大大影响了中国革命的发展。

以弱抗强,打破围剿

1930年夏,中国工农红军经过三年的游击战争,主力部队和地方武装迅速发展到约10万人,并开辟了10余块苏区。对此,国民党政府主席蒋介石接连发动了五次对苏区的大规模"围剿",企图在3到6个月内消灭红军。毛泽东、周恩来等人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进行了积极的反“围剿”斗争,前四次都取得了巨大胜利,但左倾错误思想导致了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

血战湘江,遵义转折

1933年9月,在经历了前四次“围剿”失败之后,国民党当局以50万兵力对中央革命根据地发动了第五次“围剿”。由于中共临时中央负责人的错误指挥,没有能够粉碎敌人的“围剿”。1934年4月,广昌失守,整个中央苏区的北大门门户洞开,国民党官兵蜂拥而入,此时中国红军的处境愈发艰难,党中央被迫转移出中央苏区、撤离中央革命根据地,开始进行长征。

雄关漫道,三军会师

遵义会议之后,中央红军在长征途中,处于国民党几十万重兵围追堵截的艰险条件下,红军四渡赤水,粉碎了蒋介石等反动派企图围歼红军于川黔滇边境的计划。中央红军渡过金沙江后,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率领红一方面军主力到达懋功,与前来接应的红四方面军会师。中央红军商量对策,陕甘支队先行北上,红军三大主力胜利会师于甘肃会宁。

解放战争篇

重庆谈判,谈打结合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饱受日本侵略之苦的中国人民终于迎来了胜利的曙光。可是在中国战场上,战斗非但没有结束,反而变得更加激烈。为避免内战、争取和平,1945年8月29日至10月10日,中国共产党同国民党政府在重庆进行了为期43天的和平谈判,史称重庆谈判。

向北发展,向南防御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人民面临着两种命运,两种前途,必须做出艰难的选择。1945年8月14日,当时的国民政府同苏联签订了一个《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这个条约给中国共产党争夺东北带来了很大的困难。针对蒋介石这一企图,中共中央军委决定集中主力,巩固华北、华东解放区,掩护全军,调整部署,特别是在东北的战略展开,加强中国共产党在和谈中的地位,争取实现和平。在苏联的积极鼓励下,中共作出了“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战略部署。

中原突围,奋起自卫

抗日战争胜利之后,中原解放区成了蒋介石向华东、华北乃至东北发兵的重要障碍,也是全国解放区的前沿。因此它便成为了国共双方都十分看重的战略枢纽。1946年6月26日,蒋介石撕毁国共双方于1月间达成的《停战协定》,以30余万人的兵力首先对中原军区部队发起大规模进攻,致使全面内战爆发。6万中国共产党的军队成功摆脱30余万国民党政府军围剿。

两条战线,内外夹攻

1946年6月26日,国民党不顾全国人民的强烈反对,以围攻中原解放区为起点,相继向解放区展开大规模的进攻,全面内战爆发。中共中央原计划以自卫战争粉碎国民党的进攻,或许还能恢复和谈。但到了1947年3月,蒋介石下令进攻延安,自卫战争从此变成了解放战争。

土地改革,保家保田

1946年6月底,国民党反动派撕毁停战协定和政协决议,悍然对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战争之初,人民解放军与国民党反动势力的军队实力相差悬殊。1946年5月4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清算减租及土地问题的指示》,也称《五四指示》。《五四指示》吹起了土地改革的号角,让农民实现了耕者有其田的梦想。《五四指示》调动起了广大农民积极性,让人民解放军获得了亿万农民的支持,使中国共产党最终获得了解放战争的胜利。

千里跃进,全线反攻

1947年7月,《小河会议》确定了解放军战略进攻把战争引向国民党统治区。刘邓大军南渡黄河,拉开反攻序幕;1947年9月,晋察冀野战军在河北中部,取得了歼灭国民党第三军的清风店大捷,又攻下了石家庄,令华北的国民党感到了形势的危急;随后,毛泽东又领导解放军取得了一次次的战争胜利,稳定了战争局势。1948年3月,毛泽东离开陕北进驻西柏坡,在西柏坡小小的指挥所里指挥着世界上最大的战争。

运筹帷幄,战略决战

中国人民为了推翻压在头上的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买办资本主义这三座大山,进行了波澜壮阔的新民主主义革命。1948年初到1949年,中共中央在西柏坡指挥了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三大战役波澜壮阔,惊天动地,为世人所瞩目,但它们的指挥中心,竟然位于河北省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庄——西柏坡。三大战役完成了解放军对国民党军的战略决战,人民解放战争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两个务必,进京赶考

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中,解放军将国民党军的精锐部队近乎歼灭殆尽,国民党政府因军事上的惨败而陷入接近土崩瓦解的境地。中共中央在此时召开了党的七届二中全会,提出了两个务必,指挥了解放军的渡江战役,解放全中国的胜利曙光正在一步步地来临。

协商建国,人民当家

1949年10月1日,北京天安门广场,北京各界三十万群众会聚于此。他们兴高采烈,共同迎接和欢庆这个重要时刻的到来。天安门城楼上,毛泽东庄严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从此,中国结束了一百多年来被侵略被奴役的屈辱历史,真正成为了独立自主的国家,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乘胜追击,风卷残云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从此中华民族结束了一百多年来遭受帝国主义侵略压迫的历史,成为了真正具有独立主权的国家。经过多年的战争和被侵略压迫的残酷历史,人民需要休养生息,国家经济需要得到恢复和发展

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1950年,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悍然越过了三八线,把战火烧到了鸭绿江边。不仅如此,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还派出飞机频繁侵入中国领空,轰炸我国丹东地区,严重危害了我国领土、领空的主权。1950年10月,我国应朝鲜政府请求,以彭德怀为司令员,迅速组成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揭开了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序幕。在为期两年多的抗美援朝战争中,无数志愿军浴血奋战,付出了重大的牺牲,打破了美帝国主义不可战胜的神话。

统一财经,恢复经济

中央人民政府成立时,财政经济面临严重困难。抗战以来愈演愈烈的恶性通货膨胀仍在继续,人民解放军后期作战仍需很大开支,恢复生产和铁路交通急需大量资金。严峻的经济形势严重影响了人民的生活。能不能遏制涨价风潮,成为关系人民生活、社会安定的重大问题。面对复杂形势,党和人民政府采取必要的行政手段和有力的经济措施,成功组织了同投机资本做斗争的两大“战役”。

改造社会,惩治腐败

1949年10月1日,首都三十多万军民齐聚天安门广场。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标志着一个充满希望的新中国的诞生。人们贴切的用一个“新”字,将这一历史的分水岭区别开来。新中国成立之初,由于长期的战争与动乱,社会矛盾尖锐、经济水平落后等一系列旧社会遗留下来的问题依然非常严重。如何妥善的解决这些历史遗留问题就成为了新中国建设工作中的重中之重。

首届人大,奠定国本

1954年9月15日,在北京中南海怀仁堂,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盛大开幕。这一天,从白山黑水到天涯海角,从东海之滨到帕米尔高原,一千二百多名代表带着六亿中国人民的嘱托齐聚北京,共商国是。这次会议,标志着国家最高权力开始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集中行使,也标志着我国社会主义基本政治制度——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建立,并为后来的“两会”奠定了基本架构。

三大改造,改天换地

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1952年,国家经济得以全面恢复,社会的经济运行体制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国营经济占据了市场的主动权。于是,中国盛行一个政治名词,叫“一化三改”。“一化”就是社会主义工业化,这是目标,是主体;“三改”就是对农业和个体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实行社会主义改造。

八大盛会,确立重心

1956年,对中国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年份,国内国外形势都发生了重大变化。国际上,整体趋势趋向缓和;在国内,三大改造基本完成,中国建立起社会主义制度。此时探索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任务,已经提到了中国共产党的面前。

两弹一星,扬眉吐气

上个世纪,50年代中期,刚刚诞生的新中国百废待兴,面对当时严峻的国际形势,为抵御帝国主义的武力威胁和核讹诈,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第一代党中央领导集体,根据当时的国际形势,为了保卫国家安全、维护世界和平,高瞻远瞩,果断地作出了独立自主研制“两弹一星”的战略决策。大批优秀的科技工作者,包括许多在国外已经有杰出成就的科学家,怀着对新中国的满腔热爱,义无反顾地投身到这一神圣而伟大的事业中来。

改革开放篇

科教春天,万众欢腾

1977年10月,中央各大媒体发布了我国恢复高考的消息,并透露本年度的高考将于一个月后在全国范围内举行。消息很快传遍了中国大地,广大青年奔走相告。

思想解放,历史转折

在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的近百年历程中,解放思想不仅是中国共产党的思想理论武器,更是指导实际工作的有力工具。思想解放了,才不会被习惯势力和主观偏见所束缚,才能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创造性地改造世界。就在1978年5月,一篇文章掀起了中国思想解放的新高潮,并由此引发了一场关于真理标准的大讨论。

敞开国门,拓宽视野

1978年12月,随着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的胜利召开,中国正式进入了改革开放的历史时期。改革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强大动力,开放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要条件。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是我国改革发展的成功实践。改革和开放相辅相成、相互促进,改革必然要求开放,开放也必然要求改革。

包干到户,体制创新

1978年夏秋,安徽省遭遇了百年不遇的大旱,这使得当时的安徽农民和农业生产,都面临着严峻的考验。然而,正是这样的挑战,给了安徽一次率先进行农村经济体制改革尝试的机遇,也让凤阳县小岗村的一份特殊契约,成为了拉开中国农村改革序幕的一个标志。

崭新命题,中国特色

无论革命、建设还是改革,道路问题都是最根本的问题。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了新中国历史上一次伟大的历史转折。全会作出了把党和国家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实行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

创办特区,扩大开放

从1979年开始,深圳,这个原本默默无闻的小渔村,开始了轰轰烈烈的特区建设。由此,“春天的故事”在南海之滨拉开帷幕。经济特区的创办,是我国实行改革开放,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战略部署的组成部分,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一项重要试验,为改革开放发挥了重要的探路和引领推动作用。

初级阶段,明晰国情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进程中的一个重大理论创新,也是邓小平理论的基石。它准确地界定了中国社会主义所处的发展阶段和历史方位,保证了新时期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发展战略的稳定性和连续性。

五讲四美,精神文明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党的工作重心已经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与此同时,随着各行各业,各项工作的全面展开,过去一些愚昧、落后的不文明现象也逐渐露出了苗头。人们迫切要求治理社会风气,进行精神文明建设,为改革开放提供强大的精神动力。在这样的背景之下,精神文明建设被提上了日程,“五讲四美三热爱”活动应运而生。























[版权声明] 沪ICP备17030485号-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7129号

技术服务:上海同道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电话:400-052-9602(9:00-11:30,13:00-17:30)

 邮箱 :support@homolo.com

上海市律师协会版权所有 ©2000-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