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实习证 网上投稿 《上海律师》
当前位置: 首页 >> 律师文化 >> 上海律师 >> 2017 >> 2017年第01期
《上海律师》编委会
主 办:上海市律师协会
编 辑:《上海律师》编辑部
编辑委员会主任:俞卫锋
副主任: 周天平 管建军
  邹甫文 王 嵘
  潘书鸿 吕 琰
  钱翊樑 万恩标
委 员: 岳雪飞 计时俊
  马晨光 叶 萍
  田庭峰 朱小苏
  李海歌 连晏杰
  吴静静 周 忆
  郇恒娟 施克强
  顾跃进 葛珊南
  严 嫣  
主 编: 邹甫文  
副主编: 黄荣楠 刘小禾
  庄 燕  
责任编辑: 杨培君  
摄影记者: 曹申星  
美术编辑: 大 愚  
编务: 许 倩  
特约撰稿人: 王俊民 汤啸天
  陈 默 李颂联
  王凤梅 彭念元

年味

2017年第01期    作者:叶瑾    阅读 1,980 次


2017年春节之前,作为家族大家长,老爸决定回老家过年。于是住在城里的几个叔叔加上县郊的几个叔叔和孩子们,以及孩子们的孩子们,大人小孩二十来号人,就这么风风火火地在一年中最冷的时候,开着车,绕着U型九道拐山路,奔向3000多米高的“云中独栋别墅”——老家。

 

老家其实是爷爷奶奶住了半辈子、也是爸爸和兄弟们童年住过的那栋老房子,现在留给了守着山里田地种烟叶的四叔四婶和他们两个女儿住着。最开始什么样子我当然没有见过,估摸着和旁边被遗弃的破屋子一样,木桩子做墙,瓦片做顶,冬冷夏热。虽然现在房子经过改建,落地300平米,小两层青瓦白墙,位于云雾缭绕的山顶树林间,琼楼玉宇。但是穷山沟里,没有空调,不能洗热水澡。再美的风景,欣赏起来也是哆嗦着的。但是老爸说,年过得越来越没有年味了,今年必须回老家过年。

年味,我想对于很多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父辈们,也许回老家里过年,是最能让他们回忆起以前那个味道儿的地方吧。

大年三十,一大早从县城直奔老家去,刚下车,除了把每家提前就准备好的熟食收拾出来,婶婶们就开始忙活起洗菜统筹年夜饭的活儿,叔叔们开始杀鸡宰鱼,厨艺高的开始烧饭炒菜,干过农活儿的大堂弟开始在大灶台边生火炖肉,大学生们开始拼灯笼贴门联挂福字,没活儿干和不会干活儿的就开始了过年大戏—打麻将,其余人等,那就嗑瓜子拉家常看电视了。

年夜饭在一人坐得半张屁股的情况下挤下两桌,然后开始了每年例行的敬酒祝辞节目。首先,作为大家长的老爸隆重登场,以一席“两个人物三个阶段”作为开场词,从爷爷奶奶的勤劳和善良,到父辈们的奋斗与拼搏,再到我辈的期许跟展望,场面一度严肃凝重,一杯酒下肚之后,叔叔婶婶我等小辈,每人一段敬酒辞,或祝福或感慨,或忆旧或期新,或欢快或庄重,或喜庆或闹腾,或赞赏或调侃,好不热闹。

酒足饭饱之后依旧是过年大戏打麻将,不会打的和不让打的,那就还是嗑瓜子拉家常看春晚了。

人人都在说年味变淡了,不再期盼一年一次的新衣裳,连去商场都嫌累,手机一开淘宝一点送上门;以前为着只有过年才能吃上的红烧肉,会提前两个星期满嘴哈喇子期待着。现在一上桌就批评老妈不要全都是肉,多煮点蔬菜;那个时候最喜欢走亲戚,不仅有各种好吃的糖果,还可以和小伙伴们玩新玩具游大街。现在是想着法子躲亲戚,连合唱团都在教你面对亲戚各式各样的逼婚攀比如何自救。

知乎上有这样一个问题:“年味变淡了,是经济变好了的缘故吗?”最高票的知友回答:“经济发展会让年味变淡,是因为它让人有了更多的选择和更广的见识。穷时期待未来的日子天天像过年,等实现了以后又怀念从前,不得不说是很有趣的一件事情。”

从前经济物质匮乏,大家都把最好的留在这一天,导致我们记忆中的春节跟进大观园一样,总期待着新的、好的、没有的。其实年味还是那个年味,从以前到现在,为的就是一个团圆,陪爸爸妈妈唠会儿嗑,看看春晚,打打麻将。

每隔两三年,老爸都要进山回老家过年,其实就算在城里过年,我们家的年味儿也是重的,至少住在城里的叔叔们,在年三十这一晚的年夜饭那是必须要在我们家吃的。不同的是,在家,只有年夜饭那会人才陆陆续续地来,夜里又陆陆续续地离开。而回老家,那是一大家子人,连续几天,都因过年而忙碌着相聚着。我们想要的,不过是把相聚的时间拉长些,再拉长些。

 

叶瑾

上海市海华永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业务方向:婚姻继承纠纷、企业法律顾问、民商合同及纠纷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