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实习证 网上投稿 《上海律师》
当前位置: 首页 >> 律师文化 >> 上海律师 >> 2017 >> 2017年第01期
《上海律师》编委会
主 办:上海市律师协会
编 辑:《上海律师》编辑部
编辑委员会主任:俞卫锋
副主任: 周天平 管建军
  邹甫文 王 嵘
  潘书鸿 吕 琰
  钱翊樑 万恩标
委 员: 岳雪飞 计时俊
  马晨光 叶 萍
  田庭峰 朱小苏
  李海歌 连晏杰
  吴静静 周 忆
  郇恒娟 施克强
  顾跃进 葛珊南
  严 嫣  
主 编: 邹甫文  
副主编: 黄荣楠 刘小禾
  庄 燕  
责任编辑: 杨培君  
摄影记者: 曹申星  
美术编辑: 大 愚  
编务: 许 倩  
特约撰稿人: 王俊民 汤啸天
  陈 默 李颂联
  王凤梅 彭念元

我的业余指挥生涯

2017年第01期    作者:沈翼敏    阅读 1,819 次

我是北京观韬中茂(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沈翼敏,任上海律师合唱团团长。

2016722日,我带领上海律师合唱团,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音乐厅参加第七届世界和平合唱节的演出,并指挥合唱团演唱《青春舞曲》及无伴奏合唱《茉莉花》。当晚在异国他乡的宾馆,我久久不能入睡,思绪就像电影的蒙太奇画面的转换,一幕一幕地展现在眼前⋯⋯

我曾经是一个文艺少年。11岁时正值文化大革命的高潮,学校基本停课,此时正好给了我大量的时间学习小提琴,参加学校的毛泽东思想宣传小分队。

我也曾经是一个文艺青年。17岁那年参加工作就进入徐汇区工人文化宫工人交响乐队。由于部队招兵需要文艺青年,经过考试,我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航空兵19师政治部宣传队的战士。复员后坚持文艺青年的方向,参加了上海市青年宫话剧班,经考试成为上海市电视台业余演员剧团的演员,上海魔术团的主持人。

真正成为业余指挥还是从成为一名检察官说起⋯⋯

1985年通过社会招考录用检察干部的政策,我就职于上海市徐汇区检察院起诉科,此后直至2003年享受阳光政策退休,我担任过公诉科长、反贪局副局长。

记得1987年徐汇区检察院参加区级合唱比赛,那年头还不时兴外聘指挥的做法,机关也没有外请指挥的这笔费用支出项目,因此就地取材,赶鸭子上架,我就成为合唱比赛的指挥,演唱《游击队之歌》的混声合唱。

1999年建国50周年大庆,上海市级机关合唱大赛,比赛规则规定合唱团指挥为本机关在职公务员,将予以大幅度加分,并且规定机关主要领导亲自参加演唱将大幅度加分。于是当时市委、市府、各大机关的主要领导均悉数参加,成为当年合唱大赛一道风景线。上海市检察机关参加比赛,虽然上海市检察机关有众多从部队文工团专业复员的干部,但需要一个身份是检察官,而且具有指挥才能的人,于是天降大任于斯人,我又一次担此重任走上舞台,指挥演唱规定曲目《走进新时代》和自选曲目《沁园春·雪》。最为有趣的是预赛中检察院代表队,以高出第二名很大距离获得第一名,预赛后在领队会议中,其他单位有人提出质疑,“检察院代表队作假,外聘专业指挥演出违反大赛规则”。由于当时参加会议的市检察院工会主席,将我错说成是卢湾区检察院的在职干部沈翼敏,以致会后调查卢湾区人民检察院没有沈翼敏这个在编干部的误会,后来更正后终于证实沈翼敏真真切切是徐汇区检察院的反贪局副局长,此风波才平息。在决赛中我依然担任上海市检察院代表队的指挥,如愿获得大赛的第一名。

2002年,上海市检察院接到市委的任务,由副市长周慕尧带团参加上海市与德国汉堡市友好城市大型文化交流活动,上海检察官合唱团与德国汉堡101警官合唱团进行交流演出,考虑到上海检察官合唱团必须演出一首《检察官之歌》,应该由现任的检察官担任指挥,所以这个历史性的任务再一次落到了本人的头上。德国汉堡圣·米歇尔大教堂是德国在二战期间少有的未被战火染及的建筑,也是欧洲著名的音乐殿堂。演出圆满完成了预定的任务,中国驻德国的大使观看了演出,德国媒体也登载了许多报道。一个用歌声传递友谊的检察官合唱团,成为德中友谊的使者。

2004年,我正式成为一名专职律师。2009年,上海律师合唱团在原上海女律师合唱团的基础上成立了混声合唱团,我幸运地成为执行副团长。2010年,我出任上海律师春节联欢晚会的总导演。2011年正式担任合唱团团长。几年来,因为合唱团外聘了许多专业指挥老师,但有时因为参加比赛或演出老师档期的冲突,都是由我临时救场临危受命披挂上阵,将演出进行到底。其间,我也被一些企业、机关聘任为指挥参加多项比赛得奖。上海律师合唱团这几年也有长足的进步,2014年参加上海第一届市民文化节,在全市2500支合唱团、队的比赛中脱颖而出,荣获上海优秀合唱团奖。2015年上海律师合唱团举行了专场音乐会。

2016年我60周岁了,时间把我推向了文艺中老年。

经上海市律师协会正式批准,合唱团代表上海全体律师走出国门,将体现上海律师职业文化的这张大名片发往世界。由于合唱团的出访演出不同于其他机关、事业、企业合唱团,我们出访绝大部分经费由出访团员个人承担,因此没有财力聘请专业合唱指挥与我们同行。好在这样再一次成全我在国外的舞台上再过一把业余指挥的瘾,或者像京剧的俗话叫做“玩票”。就在我意气风发地与兄弟姐妹们紧张的排练,希望将上海律师合唱团最高的演出水平展现到世界的舞台,一桩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13年来我坚持早锻炼游泳,而医生们说人的膝盖半月板的寿命通常是60年。在613日的游泳中,我不幸把左膝盖的半月板给“游坏特了”,左膝盖水肿,经核磁共振诊断为半月板撕裂。有道是伤筋动骨一百天,我路都不能走怎么上舞台指挥?临时再聘请指挥老师因为签证等因素已经成为不可能。“行也得上,不行也得上!这是合唱团在世界舞台亮相的大事!”临出发的前一天,我去医院打了封闭及止痛针,是坐着轮椅上飞机,撑着拐杖才到达维也纳的。

722日正式演出前,我吃了双倍的止痛药,腿上绑着止痛膏,还算精神抖擞地走上舞台,圆满地完成了两首歌的指挥任务。

当掌声响起⋯⋯

当庆功的酒会⋯⋯

当夜幕降临⋯⋯

我思绪万千地感悟着人生的真谛,我的业余指挥生涯达到了辉煌!我也在神思遐想中,甜美地睡着了。

 

沈翼敏

北京观韬中茂(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市律协宣传委委员、文体福利委委员,刑事业务研究委员会委员,上海律师合唱团团长。

业务方向:刑事辩护,工程承包纠纷诉讼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