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实习证 网上投稿 《上海律师》
当前位置: 首页 >> 律师文化 >> 上海律师 >> 2017 >> 2017年第03期
《上海律师》编委会
主 办:上海市律师协会
编 辑:《上海律师》编辑部
编辑委员会主任:俞卫锋
副主任: 周天平 管建军
  邹甫文 王 嵘
  潘书鸿 吕 琰
  钱翊樑 万恩标
委 员: 岳雪飞 计时俊
  马晨光 叶 萍
  田庭峰 朱小苏
  李海歌 连晏杰
  吴静静 周 忆
  郇恒娟 施克强
  顾跃进 葛珊南
  严 嫣  
主 编: 邹甫文  
副主编: 黄荣楠 刘小禾
  庄 燕  
责任编辑: 杨培君  
摄影记者: 曹申星  
美术编辑: 大 愚  
编务: 许 倩  
特约撰稿人: 王俊民 汤啸天
  陈 默 李颂联
  王凤梅 彭念元

开放 创新 传承 ——君合律师事务所的变与不变

2017年第03期    作者:王琼    阅读 2,180 次

作为国内红圈律所之一,君合给人的印象是高端、低调有内涵的一家律所。像一个“矜持的贵族”,一贯奉行 “精品法律服务”理念,却静水深流、深藏“功”与“名”。

然而自2016年开始,先有君合上海以大手笔搬了新家,把律所办公环境打造出了新高度;进入2017年伊始,君合又宣布调高入门级律师薪资到月薪2万,进入到国内律所罕有的“2万元俱乐部”;话题热度未消,继而又率先发起了“君合好友圈计划”,高调开门迎客,要和国内众多中小所交朋友⋯⋯种种热点话题频频刷爆大家的朋友圈,每每成为行业关注热点,也打破了君合以往低调矜持的形象。带着疑问与期待,也借着探访君合上海新家之际,我们专访了君合上海分所主任邵春阳律师,听他来解密君合的“变与不变”。

 

调薪背后:调的是入门薪资

不变的是人才理念

20174月,邵春阳律师加入君合上海就满15年了。早在他加入君合之前的1994年,君合就在上海开出了全国第一家分所,至今已是国内屈指可数的一体化发展的律所。

在邵春阳律师看来,君合从最初5位创始合伙人发展到今天152名合伙人的规模,虽然业务做大了,但有一点始终没有改变:那就是始终强调集体的智慧,充分发挥每个人的特长和优势。虽然阶段性的内部管理方式从未停止过探索和创新,但是始终没有远离这个核心。以这次业内广泛关注的“君合涨薪”事件为例,这对君合而言其实并不算一件大事。首先,君合每年都会调薪,此次的年度加薪并无“殊异”之处;其次,君合的薪资一直高于业内平均水平,优秀法科生的读书学习成本也越来越高,因此涨薪招徕优秀后备人才是自然之选;第三,君合的财务一贯稳健、总体创收逐年增长,君合有足够的底气、利润空间和资金储备来支撑调薪的持续发展。

法律服务终归是人的专业服务,事业的传承要靠人才。调高入门级律师的起薪,也是尊重和吸引优秀后备人才的一种体现。而除了基本的工资保障,君合在支持和保障年轻律师生活方面也有诸多的福利措施,比如律所有专门预算,为年轻律师提供买房和出国留学进修无息贷款,免费为年轻律师提供去国外律所交流学习的机会等。

就在采访前两天,邵春阳律师参加了一次新人面试,而面试时间却定在国内凌晨2点。原因是考虑到对方在纽约就读的时差关系,邵律师主动提出以对方最方便的时间安排。这样的细节在君合不胜枚举,贯穿在君合人才理念中的方方面面。

 

花最多的钱请最好的人

给客户最好的服务

古人云:千金买骨,何愁千里马不至?在采访中,邵春阳律师不止一次说道:“君合对优秀人才的态度是无比珍惜,而且是非常真诚的。”

除了一贯在招徕优秀青年律师和后备人才的投入,对于市场上的优秀律师,但凡有接触意向,君合也坚持第一时间召开合伙人会议予以回应。他指着会议室内的一盆花、桌上的一瓶饮用水说:“君合有严格的财务预算和决算体系,即便是一盆花、一瓶水也皆不例外。但,君合对待人才,是不吝成本的!花最多的钱,请最好的人,来为客户提供最好的服务,这是我们一直以来的理念。”

或许是这种理念使然,君合的办公环境中随处流露出来的人性化与贴心,也绝不仅是用一句“高大上”所能准确概括的。因为规模扩张,君合上海于201611月正式迁入了现在的兴业太古汇。在总计三层7500平的现代化办公空间里,除了工作区、会议室外,还有充满艺术气息的休息小座、电话室、咖啡吧,贴心的母婴室、按摩室、淋浴房,可以调控升降的电控卡位,员工们也可以自由选择在哪一层哪一个区域办公......这些都最大程度地考虑到为员工提供舒适的办公环境。

你要是以为装修完全是按照“砸钱”的标准来,那就错了。在其中最大的一片培训室和会议室区域,所有房间的的隔墙和门板都是可以拆卸的,600平米的空间内,无论是大型培训、中型会议还是小型活动,可以任意组合。2016年君合上海的年会就是在他们自己的新办公室里举办的,丝毫不影响水准,还省了一笔不菲的场地费呢。

君合的办公环境硬件够硬,软件不“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君合在律所IT现代化建设上一直处于业界领先水平。

君合有着自己非常完善且成熟的IT核心系统,包括3EIManage Filesite、统一通讯系统等,又有因核心系统的衍生系统,如:账单中心、律师评价系统、移动办公座位预订系统、资料中心等。

这些一方面是为了确保君合在发展扩张时能有条不紊,另一方面也切切实实为律师提供更加快捷便利的办公条件。

用邵春阳的话说就是:“给员工最好的服务,他才会给客户最好的服务。”

 

君子之合:不以创收论分配

以利相交,利尽则散;以心相交,方成其久远。利益与分配,一直是律所管理最为核心的一个议题。怎样的机制能够最大限度地调动所有人的积极性,创造最大的价值,并没有标准答案,君合也一直在探索适合自己的方式。

在君合工作15年,邵春阳律师至少经历了4次薪酬改革,从最初的提成制到新近的“绩点试验田”,每一次改革君合都遵从律所发展利益为先,注重发挥每个人的特长。“只要你有一技之长,并且兢兢业业在努力工作,都能在君合找到适合自己的角色,发挥出你的价值,并能收获相应回报。”邵春阳说,“也正是基于这一理念下的分配体系,君合的合伙人流失率非常低。”

与许多主要以业绩为考核指标的律所不同,君合有一套综合而全面的考核机制,会综合每个人在业务拓展、律所管理、客户服务等诸多方面的工作表现,来评定他的绩效和做出的贡献。比如某一位律师虽然业绩并不出色,但他可能在某一新兴产业拓展了君合的业务领域,那他会因此得到额外的加分。或者某一位业绩很出色的合伙人,但他很少参加律所的青年律师培训,那他会被扣掉相应的绩点,因为承担律所公共事务也是考评个人绩效和对律所贡献的一项重要内容。就在邵春阳律师接受我们采访之前,他刚代表律所去医院探望慰问了一位青年律师和他生重病的父亲,这些工作都将作为他参与律所管理事务,计入他的综合考评。因为君合迄今所有的管理合伙人都是在一线办案的同时,兼职做律所管理,管委会主任肖微也不例外。

有意思的是,在事关“利益”问题时,君合每年的合伙人会议上,不但从来没有过为分配而闹不开心,反而关于分配的议案是表决通过最快的议题,往往在几秒钟内就完成了表决通过。更难得的是,有些合伙人会主动提出一些分配建议,往往是以牺牲个人利益来为其他人“谋福利”。“这些场景是很令人感动的,我们的合伙人有一种以律所发展利益为先的传统,一直传承下来。”邵春阳律师说。

 

推出君合好友圈:

希望有更多大所加入到行动中来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作为国内一家老牌的高端事务所,君合已经收获了广泛的客户认可和市场口碑,成为业内翘楚。在思考自身如何发展到同时,君合也在考虑如何为推动行业整体服务水准做出自己的贡献。

20173月,随着浙江杭天信律师事务所到访君合上海,这个自2016年底就开始酝酿的“君合好友圈计划”正式浮出水面,这是君合推出的一项旨在加强与国内中小律所律师进行业务交流的长期计划。“它一定程度上是个公益项目,我们希望通过这种交流,与众多的中小所律师分享君合业务培训课程,开展业务合作,通过发挥君合成熟的管理机制、较高的业务能力的“外溢”效应,带动中小律所年轻律师成长,从而推动整个律师服务行业的水准。”邵春阳说。

法律服务存在很强的地域性,律所之间也有一定的隔阂和壁垒。一方面,中小所在项目经验和管理协作方面能力等不如一些规模大所。而大所也有自己的问题,比如君合大多数办公室和布点都在中心城市或沿海城市,不能方便地在全国范围内为客户提供便捷服务。君合有成熟培训机制和体系,一方面通过人员及业务的培训,带动中小所律师业务能力的提高;另一方面希望通过这个平台,在建立互信的基础上,实现业务上的协作。最终希望打破所与所之间隔阂,实现跨地域之间的行业合作,以提高整个行业的服务效率,从而为客户节省成本。邵春阳举了一个例子,君合一个客户要在新疆或青海等地做项目的尽调,如果当地有认识的可靠的律师,或者通过君合的培训能够达到客户的要求,那完全可以通过组合的方式来为客户服务,既提高了效率,也节省了成本。

这个计划其实源于君合的“境外朋友圈”经验,因为君合在多年的服务过程中,通过MULTILAW LEX MUNDI等国际法律服务组织,与众多国外律所建立了互信和合作关系,想把这种经验移植到国内。

“君合目前有20多个业务组,每个业务组都有自己的研究室,我们每周自己也要做培训,而且君合有持续的业务资源,我们希望通过这种开放共享的交流,共同来提高整体法律服务的水平。”邵春阳说,“我们也希望,有更多的律所能加入推动类似的行动中来,这有助于提高律师这个职业群体在社会的认可度。”

 

不结盟不跃进 坚持内生式发展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虽然声誉颇高,属于中国顶级红圈所之一,但君合的发展并不以大为美,而是更注重为客户提供“高品质”的法律服务。

邵春阳律师表示,君合是目前为数不多的坚持一体化管理的律所,君合所有的分所都实行人财物统一管理,并且分所只做一体化。君合管委会主任肖微曾解释过这样做的目的,一是为了保证业务的质量和律所的文化能够得到延续和传承;二是能够确保资源在自己的整合能力范围之内。君合从不刻意追求规模,而是时刻以客户服务为导向,将“摊子”控制在一个与自身的业务量、管理体系相匹配的范围内,实践也证明这种理念是经得起考验的。

“就像肯德基和麦当劳一样,君合在全国各个办公室都是实行一体化的管理,比如我自己在北京和广州、大连等办公室也跟在上海一样,有自己的办公室。”邵春阳说,“君合要开分所是非常容易的事,但我们非常慎重。要综合考虑我们的管理是否跟得上,要考量当地的业务量是否足够支撑其达到君合的平均利润率⋯⋯法律服务的本质是专业服务,客户最终为你的服务买单,这才是最根本的。就像要开家饭店一样,开出来你得让客人愿意来消费,得让老板、厨师、伙计等员工大家都有钱赚,这才是决策的核心。”

君合目前共有权益合伙人113,工资制合伙人39人。谈及未来的规划,邵春阳律师表示,对外依然会奉行“不结盟”政策,不会与单一律所结成排他性的合作联盟,对内依然会稳扎稳打,依靠自己内生性增长推动君合的发展。

 

作为国内成立最早的律所之一,君合的发展也见证了中国法律服务的发展。传统的、保守的、开放的、互联的⋯⋯这些看似冲突的基因其实都是君合的一部分,期待更多的同行在传承与创新中带来更多的探索和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