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实习证 网上投稿 《上海律师》
当前位置: 首页 >> 律师文化 >> 上海律师 >> 2017 >> 2017年第06期
《上海律师》编委会
主 办:上海市律师协会
编 辑:《上海律师》编辑部
编辑委员会主任:俞卫锋
副主任: 周天平 管建军
  邹甫文 王 嵘
  潘书鸿 吕 琰
  钱翊樑 万恩标
委 员: 岳雪飞 计时俊
  马晨光 叶 萍
  田庭峰 朱小苏
  李海歌 连晏杰
  吴静静 周 忆
  郇恒娟 施克强
  顾跃进 葛珊南
  严 嫣  
主 编: 邹甫文  
副主编: 黄荣楠 刘小禾
  庄 燕  
责任编辑: 杨培君  
摄影记者: 曹申星  
美术编辑: 大 愚  
编务: 许 倩  
特约撰稿人: 王俊民 汤啸天
  陈 默 李颂联
  王凤梅 彭念元

纽约地铁时光

2017年第06期    作者:王军旗    阅读 867 次


即将离开纽约,回首这个城市,要说什么最难忘,真是千头万绪,难以言说。

有人说天堂与地狱同时降临纽约,我没去过天堂和地狱,难以辨识这句话的真假。

从上海起飞13小时的旅程,从天空的各种光怪陆离回到地面,记忆比较深刻的是纽约地铁。我喜欢这座世界之都,喜欢这里的地铁故事。

纽约地铁可能是世界上最破旧的地铁之一,有没有之二我并不知道。这个地铁系统已有110年以上的历史,其运营长度据说如果连成一条线可以从纽约驶到芝加哥。如此大规模的公共运输系统日均载客量达到300多万人次,可以想见,每天得发生多少千奇百怪的故事。

前几天从世贸中心坐E线深夜回家,从地铁这头走到那头,再从那头走到这头,我想寻找一个没有流浪汉在睡觉的车厢,但并没有我要的车厢,他们已经准备在车厢过夜了。那一刻突然觉得我好好笑,嫌弃流浪汉满身散发的异味干嘛坐地铁?想坐啥坐啥去呗。

在破旧的地铁里赶路,下雨天你会发现在时代广场的转乘处有雨水漏下,有时候你还会发现有老鼠在轨道里飞奔,但这并不影响人们从地铁出发各奔前程。

刚来纽约的时候,有时特别想拿起手机拍点小视频。因为看到在地铁手扶钢管上灵动杂耍的非裔小哥时,真是忍俊不禁。在自带录音机的欢快节奏带动下,只见小哥头上的帽子从肩膀滑落到腰部再顺势跳到膝盖上然后一脚直接踢到头上,在钢管上就势倒立表演钢管舞更是觉得他们天生就是表演家。小哥看到别人在录像时可能会示意你停止,按照地铁乘坐规则是禁止他们这样卖艺的。

各地铁站点随处可见表演艺术,有爵士、摇滚、歌剧、B-box、民乐甚至舞剧,以及各种行为艺术。有知名艺术家试图在此向普罗大众普及艺术,也有草根试图从地铁寻求事业逆袭。他们大部分未必能出入高雅的殿堂,但对我来说,经常驻足而忘记身处何处,与去百老汇看歌剧时的高昂票价时略含愤恨不同,我觉得能在地铁站欣赏到如此丰富而精彩的表演实在是这个城市对大众的馈赠。当然,欣赏完毕的时候请支付一点钱,放到他们帽子或者乐器盒里。

我不能确定所谓“No Pants Subway Ride(地铁无裤日)“算不算行为艺术,人们对此观感似乎争议颇大。近十几年来,每年的113日有一部分青年人不约而同在极其寒冷的日子里穿内裤坐地铁。20068名参与者曾被纽约警方抓走,但随后被法官宣布无罪释放,理由是地铁上穿内裤并不违法。此后参与者愈众,始作俑者认为此举可以鼓励大家摒弃保守思想,为生活增添乐趣。

另外,有时走在时代广场的地铁长廊里,会远远看见有人边走边唱,气贯长虹余音缭绕,敢旁若无人这样一路歌唱的人是需要一点实力的。

长期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也许不堪其扰,因为有时候表演会泛滥。但对于一个过客而言,这是一个不可多得体会纽约日常生活的好机会。

关于地铁,不得不说的是有“地下艺术馆”之称遍布在各主要站点各具千秋的壁画。据统计,纽约地铁站一共有250多幅壁画,有美国波普艺术代表人物罗伊.利希滕斯坦(Roy Lichtenstein)在时代广场地铁创作的具有流行艺术风格的搪瓷壁画,画中人物有的在嬉闹、有的在奏乐,作者通过描述日常琐事来表现不朽的生活艺术。有美国极简主义和观念艺术创始人犹太艺术家索尔.勒维特(Sol Lewitt)在哥伦比亚环站创作的色彩鲜艳的“弯曲和旋转”画作。此外,还有各类无名艺术新人的各类作品。艺术家们根据地铁周边环境或者城市生活创作作品,在大西洋周边的地铁站,可以看到海滩景色;在布鲁克林地铁,可以看到很多本地植物或花草的风景作品;在富尔顿地铁站,可以看到一个天空反射镜,天空反射镜将天空投射到下面的地铁枢纽站,投射到车站中穿梭的人们身上,让人充满活力。

我喜欢这些地铁世界里的林林总总。

也有不太喜欢的,比如地铁里那些看起来身体健康的乞讨者,他们总喜欢大步从车厢链接处穿越各车厢行乞,说乞讨可能不好听,但本质还是乞吧。纽约大街上看到的乞讨者大部分沉默不语在一个拐角坐等投钱,不大会用言语卖惨。可在地铁里他们可是百般武艺,根本不像在乞讨。他们可能知道单凭卖惨可能难有收获,所以大多有一套激情的说辞,最后还要加上一句如:Everybody needs a little help sometimes, youd never know when it might be you. 这句话让人感觉很阴险,难道我不给他钱就会有厄运降临?

还有一些贩卖零食或者餐巾纸的“大侠”,声音无比洪亮,在说出一套你应该买他东西的说辞后,让你不买似乎很自责。我一般不大吃这套,总觉得超市买的要靠谱一些。但有一天我确实花一美元买了一包餐巾纸,那天一个贩卖“大侠”推开车厢门,随手掏出两袋糖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扔给偎在角落的流浪汉,不等人家说谢谢,他就继续开始了大声叫卖的营生。不管他是否故意伪装成对弱者的大方以获取乘客的好感,我仍然很欣赏。

有时候你也会碰到非裔有色人种和欧裔白人争吵得很厉害,我开始以为他们因抢座位而吵架,仔细听下来理由会很奇怪。比如一方说你干嘛靠我这么近,另一方说我本来就在这里,感觉非欧裔之争可能因祖先基因遗传。当然有时候会有不知哪里来的第三方不紧不慢的插一句:我们应该学会接受。

说到抢座位,绝大部分情况下是不会发生的,相互让座是常态。我带着孩子出去几乎每次都有人主动让座,老人也同样可以享受此等待遇,我自己碰到老人小孩上车觉得不让位都不好意思。

早高峰乘地铁时,一片嘈杂声中有人在吃早餐有人在喝咖啡,有人一路在滑手机,有人一路站着聚精会神看书。

人们来自世界各地,来自四面八方,乘坐不同的线路,赶去曼哈顿或三一教堂、赶去金融街或大都会,还有赶去自由女神岛,赶去各自要去的地方。怀揣各类理想来自地球各个角落的人们,都愿意说自己是纽约客,都乐意听到一句话:我们都曾经是陌生人,而此刻我们都是纽约人。是的,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大熔炉,一个多元包容并精彩无限的世界。这里鲜花盛开思想绽放,这里名利充斥罪恶满贯,有人在这里灿烂,有人在这里落寞。这里的故事穿越地铁,走向世界。

于我而言,大部分时间从家里乘地铁赶去116街和百老汇大道交汇的哥伦比亚大学,那所身处曼哈顿以“In the light shall we see light(在上帝的神灵中我们寻求光明)”为校训的学府。走出Columbia University地铁站时,又是一个不同的天地,下节再叙。

 

王军旗

德恒上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上海律协商事争议解决业务研究委员会副主任,上海国际仲裁中心、上海仲裁委员会仲裁员。

业务方向:合同法、公司法、金融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