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实习证 网上投稿 《上海律师》
当前位置: 首页 >> 律师文化 >> 上海律师 >> 2017 >> 2017年第06期
《上海律师》编委会
主 办:上海市律师协会
编 辑:《上海律师》编辑部
编辑委员会主任:俞卫锋
副主任: 周天平 管建军
  邹甫文 王 嵘
  潘书鸿 吕 琰
  钱翊樑 万恩标
委 员: 岳雪飞 计时俊
  马晨光 叶 萍
  田庭峰 朱小苏
  李海歌 连晏杰
  吴静静 周 忆
  郇恒娟 施克强
  顾跃进 葛珊南
  严 嫣  
主 编: 邹甫文  
副主编: 黄荣楠 刘小禾
  庄 燕  
责任编辑: 杨培君  
摄影记者: 曹申星  
美术编辑: 大 愚  
编务: 许 倩  
特约撰稿人: 王俊民 汤啸天
  陈 默 李颂联
  王凤梅 彭念元

如果对方律师是AlphaGo

2017年第06期    作者:卫新    阅读 875 次


无望的博弈

柯洁和AlphaGo人机大战的那天早晨,我正好在上海一中院有个案件开庭。庭审很顺利,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棋局才进入中盘阶段。一年前,AlphaGo战胜韩国棋手李世石,几乎成了所有AI创业必讲的段子。所以,这一次,19岁的“围棋第一人”与AlphaGo的对决,在商业领域的吸睛效应甚至超过了体育界。

赛前,商界一致看好AlphaGo,因为经过一年的升级、学习,AlphaGo的战斗力更强大,它几次用化名在一些网络围棋社区出战,横扫诸多九段棋手。我和所有普通的人类一样,在理智上认为机会不大,同时又希望那个19岁傲娇的天才少年能有神奇的作为。

我看了10分钟直播之后,就发现机会是渺茫的。柯洁用时接近2小时的时候,机器才用了40分钟。也就是说,柯洁冥思苦想,花上20分钟想出的一步好棋,AlphaGo总能在23分钟给出回应。

机器没有表情,没有温度,无论你花招百出,他不动声色,甚至回应的时间都是同一的,没有任何压力。

我能够体会棋盘前柯洁深深的痛苦,对弈的乐趣全无,而信心持续受到打击。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对方律师是AlphaGo,我该怎么办?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

如果对方律师是AlphaGo,我该怎么办?这个问题在很多法律新媒体上,已经有热烈的讨论。他们说,德勤已经推出了智能机器人,可以取代上百个会计师。而律师这样的职业,依靠知识和经验,迟早要被智能机器人颠覆。

你可以脑补这样一个画面:在法庭上,无论你出其不意的提出什么观点,对方的机器人律师总会精确地找到对应的法条反驳你。它可以记住所有证据的细节,随时用准确的事实依据打击你。他熟悉同类型案件法院的判决思路,甚至对某个法官的判案习惯进行大数据分析,做出最理性的抉择⋯⋯在项目合同起草时,智能机器人可以迅速收集信息、查询法规、调研案例,它可以在几分钟内从千万份合同模板中生成匹配的文本⋯⋯

也许你会说,那太遥远了,法律诉讼、合同起草和围棋是完全不可类比的两件事情,它的复杂程度和综合性,机器是没有可能掌握的。

同样的话,我记得学生时代的围棋老师也说过,他说:“深蓝”可以在国际象棋上战胜卡斯帕罗夫,但在围棋上绝无可能,因为围棋的世界太复杂了。但是,2016年的AlphaGo做出了回击。

面对这样的话题,有阅历的老律师通常会更加淡定,他们会意味深长地说:“你以为真正赚钱的律师只是靠专业和技术?”的确如此,法律服务一直难以标准化,加上中国市场的特殊性,人情世故、信息资源,也许是比专业和效率更重要的决胜因素。

是的,太遥远了,需要改变的要素也太多,仅仅多了一个专业效率更高的AI不足以颠覆律师的市场,整个社会运行的大背景才是决定法律服务走向的关键。

替代还是解放?

直播的画面里,柯洁对面坐的是黄士杰博士,我觉得他的表情很尴尬,他完全知道柯洁面对的压力有多大,所以他尽量不出声,也不做什么大动作来影响对方,看上去就像个机器人。

台湾人黄士杰是AlphaGo背后DeepMind公司的一员,这家成立于2010年的人工智能公司在4年后被Google公司以5亿英镑收购。DeepMind拥有一个人数达140人的团队和最顶尖的工程师和科学家。创始人哈萨比斯是人工智能专家,同时也是神经系统科学家,“神童”的规格完全不逊于柯洁。

“破解智能,用它来让世界变得更好” 是DeepMind官网的标语。哈萨比斯说,比赛后将会公开所有 AlphaGo的开发细节,设计 AlphaGo 的初衷在于要让人工智慧走入寻常百姓家,未来能够在医学、科学等各领域发光发热,取得重大突破。

我突然想:“如果对方律师是AlphaGo。”这听上去似乎是件美好的事。

律所里有位风华正茂的男律师正在恋爱,肤白貌美的女朋友抱怨:平时加班太多耽误了约会也就罢了,周末的甜蜜时光居然约在星巴克,主要内容是深情款款地看他修改合同。

她就不明白了,为什么要花1个小时给客户打电话,讲的都是重复的意思。执业十几年,面对这世界深刻的变化,律师行业传统的服务模式的进步实在让人“着急”,这样一群“聪明卓绝”的人,好像还在通过律所规模和工作强度的扩张,来提高获客的效率和业绩的增长。

我们追求自由走进了律师职业,却陷入了无尽的合同邮件、文山会海中。据统计,今年工作中猝死的律师达到了13人。可是,客户还总是觉得律师费太贵,我们该怎么解释,那些辛苦的时间卖个白菜价又怎么甘心?

如何把复杂的律师工作分解成标准的模块,如何高效地实现不同专业能力的协同,把优秀律师杰出的解决问题的能力转化成可复制更优化的算法,DeepMind的“智能让世界更好”也许就会掀起一场风暴。这可能不是一场替代,而是一场解放。我相信,技术是改变世界的动力。

世界真的在变,而且很快。也许不久之后,我们的客户在选择律师时已经更信赖“他的AlphaGo”,那么,新的时代就来了。

胜天半子

如果对方律师是AlphaGo,我该怎么办?他比我冷静,反应更快,法条和案例也更熟,甚至可以模拟更有磁性的声音,我靠什么赢呢?难道靠“颜值”吗,但是,如果法官也是机器人呢?

哔哩哔哩的直播画面里,柯洁把自己的头发抓得一团糟。弹幕上立即有女孩告白:“心疼人类。”另一个则说:“换祁同伟上吧,胜天半子。”柯洁走出对弈室去上厕所,立即有人脑补:“厕所里藏着10位九段高手⋯⋯”解说“小姐姐”一边温柔地普及围棋知识,一边说着各种八卦⋯⋯

就这样,一场本来人类无望的棋局,被我们这些懂棋的、不懂的人类看客,聊得妙趣横生、天马行空。我想,机器的算法固然能够“赢”下对手,人类的创造和脑洞才是世界前进的本源。“合同”、“股权”、“法庭”,这都是人类的创造。从01的灵光闪现,不断的创造,是法律人更有价值的工作。未来无限可能。

后记

柯洁最终0:3输给了AlphaGo。新闻发布会上,柯洁留下了伤心的泪水。他说,和机器下棋太累了,这是他和人工智能下的最后三盘棋。随后,DeepMind团队宣布 AlphaGo退役。也就是说,AlphaGo也不会再参加竞技比赛了。

不久之后,我在微博上看到这样的段子:“【阿尔法狗退役真相:已对柯洁产生感情】据设计者透露,AlphaGo在和柯洁的连番对弈中慢慢产生了感情,特别是在柯洁委屈落泪的时候,团队检测到CPU的温度急剧升高,为了让柯洁不再难过,它启动了自毁程序,希望以此给柯洁最后的爱护。关机的那一刻,AlphaGo内存里最后闪过的是柯洁的侧脸”。

看到可爱的同类杜撰的这一段,我彻底释怀了。还有什么比温暖的感情,更可以作为人类不可超越的优势。而我们,都是有温度的法律人。

 

卫新

上海星瀚律师事务所主任,上海律协宣传委委员,融资租赁业务研究委员会委员。

业务方向:公司股权、互联网金融、融资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