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实习证 网上投稿 《上海律师》
当前位置: 首页 >> 律师文化 >> 上海律师 >> 2017 >> 2017年第02期
《上海律师》编委会
主 办:上海市律师协会
编 辑:《上海律师》编辑部
编辑委员会主任:俞卫锋
副主任: 周天平 管建军
  邹甫文 王 嵘
  潘书鸿 吕 琰
  钱翊樑 万恩标
委 员: 岳雪飞 计时俊
  马晨光 叶 萍
  田庭峰 朱小苏
  李海歌 连晏杰
  吴静静 周 忆
  郇恒娟 施克强
  顾跃进 葛珊南
  严 嫣  
主 编: 邹甫文  
副主编: 黄荣楠 刘小禾
  庄 燕  
责任编辑: 杨培君  
摄影记者: 曹申星  
美术编辑: 大 愚  
编务: 许 倩  
特约撰稿人: 王俊民 汤啸天
  陈 默 李颂联
  王凤梅 彭念元

律师与茶

2017年第02期    作者:陈辉宇    阅读 1,740 次


之前,一直很难将“律师”与“茶”这两个概念联系到一起。

在我眼里,人本应是温性的。律师执业几年中,却发现很多原本温性的人在被冠以“律师”的头衔后,徒生出一些“职业化性格”。他们渐渐习惯甚至迷恋冷漠、近乎“可怖”的“理智”。他们警觉地被包裹在精致的装扮背后,精准地计算和展示每一个措辞与行为,身上长满冰冷且富有逻辑的“法律准则”。即便是面露微笑,嘴角的幅度仿佛都已经审慎斟酌后巧妙调整过,毫无破绽。

茶,原本只是一片树叶,在植物中也不属于令人赏心悦目的那一类。但这一片可以改变水的味道的绿叶,由中国人世代传承下来,经简要加工,以沸水冲饮,形成中华文明里不可或缺的茶文化。并于近代漂洋过海,构成其他域外文明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历史为这片树叶增添了其他植物所难以拥有的文化厚度和温度。

身为律师,我是喜欢喝茶的。在快节奏的律师生活中,忙里偷闲、慢悠悠地嘬上一口好茶,体味那种通体的温热,可谓是一种享受。茶汁温润、入喉无声,凭借律师惯有的警觉也来不及设防吧。惬意之中,开始思考律师与茶可能存在的关系。

中国茶叶大致被分为绿茶、黄茶、白茶、青茶、红茶和黑茶六类,一路品尝下来,找到六类律师与之相搭。

1.绿茶,属不发酵茶,特点是“绿叶绿汤”。绿茶是我国产量最多也最为普及的茶类,制作工序及冲泡方式相对简易,在“中国十大名茶”中长期占据半壁江山,全国20个产茶省(区)都能寻见绿茶的踪影。绿茶的制作步骤可分为“杀青”、“揉捏”和“干燥”。绿茶种类繁多,根据《中国茶经》的记载,可分为153种之多,如西湖龙井、洞庭碧螺春、六安瓜片、安吉白茶、信阳毛尖等等。绿茶属节气性茶,应季饮用为宜,口感鲜活香甜,日常普及而无距离感。

品尝绿茶之余,发现处理“一般公司法”的律师(公司法律师)与其倒有几分神似。中国公司法目前沿用以“组织形式”和“外资企业成分有无”来作为区分标准,公司法律师需要掌握三资企业法和公司法为主所架构的庞大法律体系群,并根据后续衍生的补丁式“新法新规”不断更新自己的法律知识储备。大量公司间的活动构成现今商业社会的基础脉络,公司法方面法律需求频繁多样,故对公司法律师的市场需求量也最大。公司法律师对于所服务对象多采用“年度法律顾问”形式。公司法律师除应具备敏锐的法律意识和优秀的继续学习能力之外,有时还要兼具财务会计、人力资源、商业思维等复合型知识。看似简单却内涵丰富,看似寻常、想要做好却更为不易。公司法律师犹如绿茶一般,融入商业社会的日常生活,成为其不可或缺的养分之一。

2.白茶,属微发酵茶,成品茶特色是“满批白毫,汤色清淡但味鲜醇”。白茶种类不多,是最为贴近茶叶原始植物属性的茶类,主要产于福建。白茶的制作过程仅为“萎凋”和“干燥”两道主要工序,茶叶得到轻度延缓的自然氧化。白茶素有药用效果,民间称白茶为“一年茶、三年药、七年宝”。常见分类有银针白毫、白牡丹、贡眉和寿眉等。

婚姻家庭法律师(家事法律师)某些方面具有白茶“自然、传统”的属性。家事法律师所服务的对象往往是法律关系中最为基础的自然人,处理的法律关系是基于人与人间最自然、传统的相互关系,如夫妻婚姻、父子继承、兄弟扶助等。家事法律师需要充分的经验积累,其中的佼佼者可能会成为为客户个人间或家族内纠纷提供一剂“良药”的“白衣骑士”。随着国内越来越多的高净资产人群教育背景的优化和法律意识的完善,对优质的家事法法律服务也提出了更高、更多的需求,人们也进一步意识到律师在其中的影响与作用。

3.黄茶,属轻发酵茶,特点是“黄叶黄汤”,这源于制茶过程中所独有的“闷黄”工序,黄茶主要产自湖南、湖北、四川、安徽、浙江和广东等特定地区。制作工序类似绿茶,但在制茶过程中增加“闷堆”或“久摊”工序,促成绿叶变黄。黄茶常见有分类有君山银针、蒙顶黄芽、温州黄汤等。黄茶历史悠久,最早可追溯于我国唐朝,并长时期被作为贡品。黄茶被戏称“知道的人多,喝到的人少”,和其他茶类相比是名副其实的小众茶,囿于产量递减的原因,对普罗大众来说有一定距离感。数量虽少,却独撑一类。

社会公益类律师宛如黄茶。“一个提着公文包的律师所抢到的钱比一千个拿着冲锋枪的强盗抢到的钱还要多”,这句《教父》中的经典台词,可能代表了很多人对于律师的“误读”。其实身边有很多律师朋友深谙律师角色所承载的社会责任,责无旁贷地承担起这份重担:为冤假错案平反、为弱势群体发声,为某些看似“不足挂齿”或“事不关己”的合法权益据理力争、为公民权利自由奔走相告、对于国际关系与战争和平进行理性思索等等,将自己的时间、心血、精力常年投入在这些所谓难以“变现”的法律事务上。不为眼前利益所诱惑,在骨感的法律现实面前始终坚持最初丰满的法治理想,他们虽然人数不多,却引燃了律师人中最为珍贵和耀眼的星火。 法治社会的进步,离不开这些“曲高和寡”的社会公益类律师坚持不懈的努力。

4.青茶,又名乌龙茶,属于半发酵茶,介于绿茶和红茶之间。青茶茶汤为橙红色,叶色青绿或“绿叶红镶边”。青茶的制茶过程分为“萎凋”、“做青”、“炒青和揉捻”和“干燥”等多道工序,其中“做青”这一“在搓捻时完成理化变化”的工序是青茶的特点。青茶中耳熟能详的名品很多,如武夷岩茶、安溪铁观音、台湾乌龙、凤凰单丛等。青茶口感饱满、滋味浓醇、火焙感较重,很多老茶客阅茶无数后往往都会投入到青茶千变万化的滋味中去。

争议解决律师(诉讼律师)恰似青茶。诉讼是一门语言的艺术,讲究的是有效沟通,庭上庭下与对方、法官和己方的随时沟通、梳理和应变。烟酒被戏称沟通的催化剂,身边诉讼大咖尤为喜欢浓烟烈酒。办公室里较难捕捉到他们的身影,有事请教的话常需抓住在吸烟区“偶遇”或酒后攀谈的机会。想必也只有滋味浓郁、回甘醇厚的青茶才能媲美烟酒魅力,成为诉讼律师的最爱吧。诉讼为律师之本,优秀的诉讼律师需要经历严苛的训练,经过类似青茶制作过程中的“破”与“立”,在不断战胜自己的过程中求进步。诉讼庭上激烈精彩的交锋宛如青茶浓郁醇香的口感;庭后缜密的复盘和逻辑梳理,又恰似青茶所特有的回甘之感,构成对法律知识技巧最为“浓郁”的体现。很多律师最后选择回归诉讼业务的原因也大抵如此。

5.红茶,属全发酵茶,特点是“红叶红汤”,其基本工艺流程可分为“萎凋”、“揉捻”、“发酵(渥红)”和“干燥”四道工序。红茶口感偏甜,是目前世界上消费量最大的茶类,国内多产于福建、安徽、江西和湖北等地。红茶分为工夫红茶、小种红茶和红碎茶三大类,其下又有细分。红茶是最具传奇色彩的茶,举一“小种红茶”的传说:“清道光末年,时局动乱,由于部队过境占领茶厂,导致一批绿茶延误了烘干,经积压发酵,渐呈黑色,发出特殊气味。厂主侥幸以锅炒和松材烘干,制成红茶,竟然大卖。”清末期红茶被引入欧洲后风靡世界,成为中国对世界影响最大的文化输出之一。被称为“Black Tea”的红茶,成为英伦 “下午茶”文化的基石,和咖啡分庭抗礼。

跨境并购法律服务律师(跨境并购律师)是现在法律市场中很“红”的一类律师。听闻律师前辈介绍,遥想20年前,熟悉跨境并购、能以英语等外语作为工作语言的律师凤毛麟角,跨境收购几乎被外资所所垄断,动辄几百万元的律师费也使境内同行汗颜。20年后,经过无数中国法律人的努力,国内涌现出一批可以提供优质跨境并购法律服务的律师事务所,培养了一批优秀的跨境并购律师。随着“中国资本”的逐渐走强,境内的跨境并购律师可以负责甚至主导整个并购项目的进展,早已打破外资所在中国涉外法律市场的垄断地位。和平时期里,商界的战争从未停歇过,跨境并购律师身处国际商战的最前线。红茶可以作为诱因之一引发旷日持久的“鸦片战争”,而国内优秀跨境并购律师的涌现却可以使国内企业在国际商战中避免重蹈“鸦片战争”的覆辙。

6.黑茶,特点是叶色油黑或褐绿色,汤褐黄或褐红。黑茶的制作工艺分为“杀青”、“揉捻”、“渥堆”和“干燥”。黑茶原料粗老,制作过程中堆积时间较长。黑茶中耳熟能详的有普洱茶、湖南黑茶、四川边茶、安茶等。主要产于四川、湖南、广西、湖北和云南等特定地区。黑茶口感醇厚,似“舌尖上的古玩”,仿佛可以品出岁月的痕迹。

提及普洱茶等黑茶,第一印象就是“水深”,传奇的故事通常附带一个高昂到令人咋舌的售价;资本市场律师也在法律服务市场辅佐着一个个传奇和金钱交织的商界奇迹。普洱茶往往有赏心悦目的名字,如“冰岛”、“班章”、“老曼峨”等,又常伴有“百年古树”、“千年古树”等光芒加持。很多光怪陆离的故事背后都不难发现商业炒作的痕迹,人为堆砌出来的关于黑茶的故事池塘已经宛如墨色、深不见底。资本市场很多东西也需要讲故事来支撑,资本市场律师除了需要深谙繁杂的资本市场运作模式和金融工具,时刻谨记资本市场的宗旨、即“一切为资本服务”之外,更需要具备异于常人的敏锐洞察力来辨识背后的合规性法律风险,做到“去伪存真”,游走于利益和风险的浪潮之上。逐利是资本的天性,但若以逐利作为唯一的标准与追求不免会伤害到产品本身,无论这一产品是黑茶,还是资本市场的法律服务。可喜的是,在利润漩涡之中,仍有大量坚持职业操守的茶人或法律人,为市场提供着优质高端的产品或服务,在当下更显弥足珍贵。

纵观法律服务市场,也和制茶、售茶这门产业类似:有人选择满足于不费精力地提供相对低质且廉价的法律服务,而另一部分人却肯于厚积薄发、潜心从事优质法律服务的研发。有人说,中国的茶市场目前还是处在蓝海阶段,行业标准的相对缺失使得很多低质茶商还有存活的空间。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人已经不满足于提供低质的产品,宁愿花费高昂的时间物力成本去寻找好茶,优化客户喝茶的体验,思考和预判正在进行的科技革命可能对于茶业的影响,并真的已经做出了一些喜人的成绩。法律市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君子之交淡如水,律师之遇或胜茶”。选择与律师相遇,除了应保有淡如水般的真诚和不尚虚华,清雅的茶汤和茶水中浮沉的几片看似平凡却又不简单的叶子,或许还是值得你回味的。

终于圆了一桩心事,把喝茶的律师和律师喝的茶通过短短几千字,略显牵强地联系在一起了。

 

陈辉宇

国浩律师(上海)事务所律师,市律协国际投资研究业务委员会干事。

业务方向:一般公司法、并购及投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