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实习证 网上投稿 《上海律师》
当前位置: 首页 >> 律师文化 >> 上海律师 >> 2017 >> 2017年第01期
《上海律师》编委会
主 办:上海市律师协会
编 辑:《上海律师》编辑部
编辑委员会主任:俞卫锋
副主任: 周天平 管建军
  邹甫文 王 嵘
  潘书鸿 吕 琰
  钱翊樑 万恩标
委 员: 岳雪飞 计时俊
  马晨光 叶 萍
  田庭峰 朱小苏
  李海歌 连晏杰
  吴静静 周 忆
  郇恒娟 施克强
  顾跃进 葛珊南
  严 嫣  
主 编: 邹甫文  
副主编: 黄荣楠 刘小禾
  庄 燕  
责任编辑: 杨培君  
摄影记者: 曹申星  
美术编辑: 大 愚  
编务: 许 倩  
特约撰稿人: 王俊民 汤啸天
  陈 默 李颂联
  王凤梅 彭念元

旗舰版“律师黄页”发布 老百姓找律师有信用大数据支持

2017年第01期    作者:庄燕    阅读 2,354 次

上海律协打造全国首个律师行业信用服务平台

 

20161220日,上海律协召开“上海市律师行业信用信息服务平台”开通新闻发布会。

上海律协新闻发言人、上海律协副会长邹甫文介绍说,2016108日,由上海律协开发的“上海市律师行业信用信息服务平台”上线运行。该平台的开通是在现有律师行业信息数据库基础上,对行业信用信息管理应用的一次主动探索。据了解,这应该是全国首个律师行业信用服务平台。目前,日均访问量已超过1万人次。

 

主动公开:

利用行业自律信用数据模型

满足百姓法律服务需求

上海律协俞卫锋会长介绍,律师行业信用信息,是指由司法机关、行政机关、律师协会、其他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及公共事业单位、群团组织等,在其履行职责、提供服务过程中产生或者获取的,可用于识别本市律师、律师事务所信用状况的数据和资料。

“这一平台的主要功能有几点:一是方便老百姓、企业以及政府机构等查找律师,促进法律服务信息透明对称,推动法律服务市场良性竞争,有序发展;二是为律师、律师事务所提供信息化服务;三是进一步推进律师诚信执业、规范执业,提升律师行业管理的质量和效率。”俞卫锋说。

上海律协早在1999年就在其官方网站——东方律师网站开设“律师黄页”栏目,公开全市律师和律师事务所相关信息。目前,上海律师人数已突破2万,律师事务所超过1400家,律师的业务领域不断拓展和细分。这次信用平台的开通,是对以往公开信息的一次大升级。“我们精心设计了信用信息数据库,共包括基本信息、执业信息、奖惩信息、业务信息和社会服务5大方面。”俞卫锋说,“通过上述数据的采集分析,我们可以运用数据手段对本市法律服务主体进行标准化量化分析,建立本市律师及律师事务所数据画像。这将有利于加强行业管理和满足老百姓对优质法律服务需求总体目标的实现。”

平台信息分为法定公开、行业公开、自愿公开三种,并对信用主体提供了多角度的信息展示。对于信用主体自行申报的信息,上海律协在形式审查后会标注明确的告知事项,向社会公布,接受社会的监督。

 

狠抓落实:

强化数据采集与管理

确保数据准确与多样

据悉,该平台从项目立项、配套规范制定、系统开发、数据归集、内部测试再到最后的发布上线,上海律协酝酿了一年又4个月,其间得到了上海市司法局及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上海市人民政府征信管理办公室等多家单位的大力支持和指导。

平台实现了与上海市司法局行政审批系统、律管系统、法律服务行业信用信息平台、法律援助管理系统的自动对接。与上海高院建立数据交换合作机制,实现双向数据对接。并通过市司法局与市政府公共信用信息平台对接,实现信用信息交换。通过与上述外部系统数据共享接入,确保律师行业信用信息内容的多样性。目前,平台三大权威数据来源为:上海市司法局法律服务行业信息平台、上海市人民法院律师诉讼服务平台、上海市人民政府公共信息信用平台。

“上海市律师行业信用信息服务平台”于2016108日上线以来,已经收录了全市26647名律师、1692家律师事务所的信用档案数据(由于系统对于目前非执业的律师、律所数据也有存档,数据总量超出了当前正常执业律师人数和律所数)。信用信息数据总量达53万条,其中行政处罚及表彰1100余条,行业处分及表彰300余条,行政许可数据近万条,年度考核数据9万余条,以及律师代理案件数据42万条。平台还通过对法院已经公开的裁判文书数据进行大数据分析,自动梳理出律师以往诉讼代理情况(通过法院已经公开的裁判文书数据),包括代理案件的裁判文书和案由、承办法院、判决结果等。

20余家新闻单位记者参加了发布会,交流互动。

当被问及平台查询是否收费、是否会提供排行榜时,俞卫锋回答,平台查询肯定是免费的,平台免费对公众开放,市民可登陆东方律师网站(http://www.lawyers.org.cn)首页栏目点击进入,或直接登录:http://credit.lawyers.org.cn

平台上会有律师的“黑名单”,即负面信息里的行政处罚、行业处分;而“红名单”则将非常谨慎,因为任何评判都有前提和标准。平台向公众提供的律师专业素养相关客观数据,不做主观评价,所以不会有排行榜。

对于公众广泛关注的“百度推广发布律师‘钓鱼’信息”事件,上海律协副会长、市律协纪律(惩戒)委员会主任王嵘透露称:“无论是全国律协还是上海市律师协会制定的律师执业行为规范和律师执业处分规则,都要求律师和律师事务所在执业过程中,秉承真实、严谨和适度的原则,不能使用容易导致或可能导致公众对律师执业产生不合理期望的表述,因为这对整个行业的发展是有害的。所以,调查报告认为这两名律师用这种方式推送竞价排名的广告,涉嫌构成违纪,如何处理,最终的处理结果,将严格按照上海律协惩戒相关规定和程序作出。”

他表示,有了“上海市律师行业信用信息服务平台”,这样有损律师行业的事件将被逐步杜绝。

俞卫锋表示,平台也希望得到公众的监督。据透露,目前“上海市律师行业信用信息服务平台”已在部署二期建设规划,着手平台移动端(微信公众号、APP)的开发,以进一步方便社会对律师行业信用信息的查询。